砚清浮生

一条咸鱼,口不择言,outspoken。

关于博晴的脑洞?

“博雅,今晚月色很美。”安倍晴明坐在廊下抬头看向樱树梢头初升起的圆月这般说着。他的手搭于身体两侧不至于向后倾倒。源博雅放下正在吹奏的笛,一手覆上身侧人的手背缓缓收紧,人没有躲开,只是银发遮掩的耳尖染了红色,武士满意地挑起唇角,顺着人的视线看去,轻声喃喃。
“嗯,很美。” ​​​

评论
热度 ( 16 )

© 砚清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