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清浮生

一条咸鱼,口不择言,outspoken。

someone like you#擎蜂#

—拟人
—前面甜就是糖吗?no,你太天真了。
—医生OP×酒吧驻唱bee

Optimus很喜欢一家酒吧,准确的说,是那家酒吧的一个小驻唱。第一次相遇的记忆很牢固,也很清晰,那天的男孩穿着很搭他风格的一件明黄色卫衣,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坐在一张木椅上弹手里的吉他,边弹边唱,唱的是Adele的《someone like you》,没有原唱的那么潇洒,多了份少年的张扬,说不出的感觉,但很好听。
一见钟情说起来很俗,但他确实是恋爱了。
额,单方面的。
“你怎么多出来要去酒吧的习惯?”一次Ratchet问他,他没有说话,只是换下来自己的制服朝医院外面走。
他没有发现,每一次离小驻唱最近的位置总是空着的。
当然他也没有发现,小驻唱看见他的时候眼睛会突然亮起来。

单相思。
狗屁的单相思。
Optimus把小驻唱拐回家的时候叹了口气,将男孩的手握得紧了紧。
约会,亲吻,做爱,来的不紧不慢,却又理所当然。
Bumblebee很喜欢拥抱和亲吻,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也许是起床时,也许是Optimus上班前。得了亲吻的bee就像得了糖果的小孩,眯眼笑得很满足。
他曾经记得一场手术后他赶到酒吧,迎接他的是一个拥抱以及Bumblebee亮晶晶的眼睛。
很美好,想到这些的医生笑笑,满眼的温柔,他抬手将男孩的围巾整理好,已经入冬了,他不想他的爱人因为受冷风吹而感冒。
当然,小朋友悄悄勾住他手的小拇指已经被他连带整只手包进掌中了,这些小动作还逃不了他的眼睛。
听着Optimus说的这些,Ratchet翻了个白眼儿差点没把手里的手术刀朝老友脑袋上招呼过去。
而另一边,Smokescreen已经和Bumblebee掐成了一团,还打着光天化日秀恩爱不烧你烧谁的旗帜。

后来?后来他们分手了。
Optimus又谈了个恋爱,对方是个大学老师,很快到了结婚这一步,请帖递到了Bumblebee手里。
“OK,我会去的。”男孩冲Ratchet笑笑,不再多话。

婚礼结束,回到家的Bumblebee掏出来自己的吉他,调弦,拨动琴弦,跟着旋律低低哼唱一首歌。
Adele的《someone like you》。
他没有放音响,没有用谱子,只是凭记忆在唱,然后他拨通Smokescreen和Arcee还有Cliffjumper的电话,大醉一场。

后来的后来,Optimus过得很平常,生子,离婚,育儿,退休。只是再也没有去过那家酒吧,他只是零星听说Bumblebee的消息,比如直到最后,他也是一个人,一件明黄色的卫衣,一条牛仔裤,可能会在冷的时候穿一件外套,搭一条围巾。
他老了,总是容易陷入回忆了,Optimus放下相册取下眼镜放在一边的桌上,将自己陷入摇椅安稳闭上眼叹口气。

“我来接你。”眼前是一片空茫的白色,小歌手站在他面前笑得眯起眼,Optimus怔愣一下站起身拉住Bumblebee终于也是勾起唇角:“走吧?”
“走吧。”Bumblebee点头,Optimus低头,在Bumblebee唇上轻吻。
“你记得你走的时候对我说的什么吗?‘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年老的医生低低喃喃,“我想,到最后我们都没有找到像彼此的另一半。”

Optimus被家人发现时已经走了,他很安详,甚至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他身边桌上的收音机里放着歌,很轻。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时候爱情能成为永恒,但有时爱又如此伤人。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yeah.
有时候爱情能成为永恒,但有时爱又如此伤人,确实。
———————————fin——————————
—歌词源自Adele《someone like you》

评论 ( 40 )
热度 ( 57 )

© 砚清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