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清浮生

一条咸鱼,口不择言,outspoken。

I see fire[擎蜂 ,大概小甜饼]

—扣了两天扣出来的产物,凑合凑合吧
—设定真人世
—第一次一本正经码正剧向我怕是要死。
—时间轴芝加哥之战。
—人物属于TF,OOC属于我。
—配合食用Ed Sheeran《I see fire》

Oh, misty eye of the mountain below
哦,群山之下的迷雾之眼
Keep careful watch of my brothers' souls
请用心守护我兄弟的灵魂
And should the sky be filled with fire and smoke
若浓烟烈焰覆盖了苍穹
Keep watching over Durin's son
请永久守望杜林的子民

Optimus立在桥上,面前是芝加哥战争后触目惊心的残垣断壁,一阵风吹过,带起纸张燃烧后的残留物,仿佛什么都没有剩下,又什么都剩下了。
他环顾四周,Sentinel的尸体还在,Megatron的头颅滚落在他脚边,显得多少有些凄凉,或者说,可笑。
Optimus突然有些脱力,但他知道他不能倒下,他踉跄了一下选择站稳身形。
他抬头,看见Bumblebee朝自己跑过来,掩饰不住的担忧,他看见Sam,以及他的人类伙伴。
结束了?
结束了。
首领告诉自己,他长出口气,像是一声叹息。

And if we should die tonight
凝望那火焚不尽
Then we should all die together
如若今晚我等终须殒命 那便同归於尽
Raise a glass of wine for the last time
酣觞明志 壮烈成仁
Calling out for the rope
呼唤前人啊
Prepare as we will
我等已有所悟

Bumblebee关闭光学镜还能想起Wheeljack死的时候,他没有害怕,只有满满的绝望。
会死在吗?会的吧。那时的Bumblebee这么想着。

感谢火种源,他还好好活着。
这是Optimus看见他的小战士时想到的第一句话,当然,他还不会惊喜到失态的程度,他朝Bumblebee轻轻点了点头,他想他会明白的。

夜幕降临。
Optimus静静立着,断臂已经被接回原处,有风起, 脚边一人高的草被吹动,簌簌地,满是萧瑟。
Optimus攥紧了拳,他在后怕,或者说,是恐惧。
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情感,说起来有些好笑,Autobots的首领居然会后怕或是感到恐惧。
他不想再想起白天,他失去的弟兄,或者是他亲手杀死的前辈。
是啊,他怕了。
有人在他身边站定,Optimus不必转头去看,他知道是Bumblebee,他亲爱的战士。
首领就地坐下,他的战士坐在他的身边抬头看着散去乌云的天,黄昏的天边有一片云被烧红,缀上三两声不知名鸟儿的啼鸣。
他们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了,自从赛博坦陷落以后。
Bumblebee的手悄悄搭上Optimus的手背,却被反握在掌心,他有些慌乱,想要抽回手,却被握得更紧。
至少现在,Optimus只想静静坐着,和他的Bumblebee一起。
在真正的烈焰侵袭山脉之前。

Now I see fire, inside the mountain
而今我见烈焰 山脉深藏
I see fire, burning the trees
我见烈焰 炙树焚林
And I see fire, hollowing souls
我见烈焰 夺魂摄魄
And I see fire, blood in the breeze
我见烈焰 血染微风
And I hope that you'll remember me
愿汝将吾 铭记在心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 砚清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