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清浮生

一条咸鱼,口不择言,outspoken。

#胡老师【豆鬼】

-旧坑不填又开新坑。要死哦。
-我们的口号是:不甜不要小红心小蓝手!

重庆市沙坪坝区某小学六年级二班的胡老师今天躁得慌,班上俩小男生打架,非得说是对方先动的手,家长一来又争着指责对方为什么不管好自己的小孩,吧啦吧啦吵了一下午,把胡老师一个脑袋吵成了两个大。
胡雪松深吸口气,指尖捻搓两下狠狠忍住骂人的欲望,得在家长孩子面前保持温文尔雅良师益友的形象不能崩人设不是?
于是他揉了揉板僵了的脸扯起一个微笑,摆出了写检讨这个杀手锏,再细细一眯眸作出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两家父母哽得脸红脖子粗也不好意思闹,毕竟耽搁人胡老师那么久嘛?两家人咿咿唔唔磨蹭半天还是只得揪着自家儿子的耳朵互相道歉,胡雪松喝了口早就凉了的咖啡又是噼里啪啦一堆说教,最后摆摆手说算了就不要写检讨了,两家家长赶紧陪着笑各种感谢后脚底生风地走出教室,好像胡雪松要吃人,走慢了会被吃得骨头都吐不出来。
“劳模放学了没啊。”铃声响起,胡老师接了,肖佳的声音从手机听筒传进胡雪松耳中,连信号不好的静电声都盖不住那人的幸灾乐祸,胡老师磨了磨牙,决定没收了今天从学生手里抢救回来给肖佳同学的巧克力
“我在学校后门,保安大爷不让我进来,我都要饿死了胡老师你能不能速度点。”似乎感觉到胡雪松的怨气都要实体化从手机里钻出来,肖佳赶紧报告位置以求从轻发落,胡雪松说了句活该挂断电话,毫无察觉地翘起了唇角。
“耶,胡老师,咋个笑得那么开心哦?耍朋友了嗦?”旁边观摩全程的实习小老师卸了妆戴上眼镜,冲他笑得暧昧把胡雪松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收拾收拾一下表情看着她一脸正经:“是不是跟你家里人约的时间要过了哦?”
小姑娘一看时间,嗷得一声惨叫蹬着一双恨天高就蹿了出去,胡雪松听着那么急的踩低声心都紧了两下,在心口装模作样画了个十字祈祷可别崴了。
慢悠悠晃出去,就看见肖佳和保安大爷一人一根烟聊得欢,也不知道肖佳哪里来的亲民气质,反正大爷大妈这类人都特喜欢这个南京崽。诗人瞧见人民教师刷卡出门,忙不迭掐烟冲大爷笑笑:“大爷我朋友出来了我先走了,下次再找你聊。”他的重庆方言蹩脚得要命,最后还夹杂了一两句普通话,把老爷子逗得合不拢嘴,看见胡雪松还乐呢:“下盘喊你朋友再来耍哈!”
胡雪松:啊?
车没上户不能上路,于是两个人吵了半天关于公交车和轻轨,最后石头剪刀布,胡雪松张开的手掌迅速攥成拳看着肖佳比的二得意洋洋说,坐公交。
肖佳问他多大了,胡雪松嘚瑟得要上天:三岁。
肖佳:这是个假的鬼老师我要退货。
公交站,人多且杂,胡雪松没注意被一边匆匆奔走的民工背着行李撞了个踉跄往肖佳身上靠,被顺势揽住腰揩了把油。胡雪松和肖佳互相看了一下,决定再逛会儿去坐轻轨,诗人左右看看,买了两顶帽子一人扣一顶,理由正大光明,毕竟太火,被认出来可不好,胡雪松对此解释撇了撇嘴:孔雀。
轻轨车厢,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大概是因为空气不流通被闷久了,哭得脸都花成了张京剧脸谱,年轻的父母安抚无力只能一个劲重复别哭别哭那么多人看着呢,结果小孩人来疯,哭得更凶了,哭声一股脑灌进肖佳耳朵里,他皱了皱眉,突然有点理解胡雪松今天有点不太好的心情,他偏偏头看了眼身边的人,年轻老师被握住的手指尖从诗人掌中抽出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去劝慰,肖佳还没来得及阻拦,人就已经走了过去,蹲下来平视孩子的眼睛。
两人之前悠哉悠哉逛好久,成功避过下班高峰期,车厢没有多少人,让胡雪松蹲下的地方大大的有,也许是看见了陌生人,小孩一下止住哭泣,教师温温笑,掏出纸巾擦干净孩子的小脏脸放轻了声安慰,直到孩子的情绪稳定下来,父母道谢的话还没出口,列车停下打开车门,要感谢的人就已经拽着同伴溜之大吉。
“诶,那不是鬼卞的嘛,他旁边的是哪个哦?不得是他男朋友嘛?”
“屁话,他旁边的明明是豆芽,老师强调过无数遍他巨直了的嘛,肯定是他们有合作,哇塞期待新歌。”
“是不是哦,我又没有看到脸……”
旁人议论纷纷,那对年轻的父母只拉着孩子的手发愣,直到到站,他们才开始懊悔怎么不早点反应过来去要签名。
“鬼老师很喜欢小孩嘛?”参加了一场底下battle再回到家已经快凌晨一点,公寓门前,Jony J看着鬼卞一脸戏谑,“我们抱一个好不好?”胡雪松打开家门,冲身后的人眨眨眼笑得露出小虎牙,他还是一小时前的打扮,没有取下美瞳,楼道的灯照着,妖娆得瘆人:“要么洗澡睡觉,要么滚。”
男子汉大丈夫,说洗澡就洗澡。肖佳一脸英勇就义,抱着睡衣去了浴室。他没锁门,关了水之后好久都没动静,有点担心进去查看情况的人民教师被守株待兔的诗人摁在墙上喘了快一个半小时。
“胡老师,我可以把你中指上的戒指戴上我的无名指吗?”肖佳帮胡雪松吹头发,教师迷迷糊糊眯着眼任由自己的头发被人握在手里揉揉搓搓,冷不丁听见这么句话不由一愣:“说人话。”
“嫁不嫁?”
“不嫁。”
“……为什么?”
“把我的戒指戴上你的无名指,明明是你嫁我,你看你还住我家,不是你嫁过来难不成是你入赘?”胡·今年三岁·雪松扭头看见肖佳一脸蔫巴都快笑疯,还没来得及躲就被诗人摁倒在床上咬住唇角。吹风机被肖佳随手一扔掉在地上还开得嗡嗡响,胡老师拍开肖同学作乱的手张口就开骂。
“肖佳我日你仙人板板这个月电费你给啊?”
—————————FIN—————————
结婚吧小本本钱我出bu
那个实习老师是我对没错【被打死】

评论 ( 18 )
热度 ( 87 )

© 砚清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