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清浮生

一条咸鱼,口不择言,outspoken。

#赌约【豆鬼】

-是的嘛我又来了
-我们的口号是:不甜不要小红心小蓝手!

“我赢了!”谢锐韬举着张开的手掌看着肖佳攥着的拳一声欢呼:“来来来真心话大冒险选一个选一个!”诗人尽力微笑忍着没把好友的嘴拿拖鞋堵住了。
干嘛干嘛,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因为手机没电刷不了微博所以无聊到玩真心话大冒险了是吧。某根豆芽龇牙咧嘴巨几把凶,谢锐韬眨巴两下眼睛一脸无辜:反正也没几个不知道了嘛。
哦,忘了说,在音乐节结束了的这半个小时里,谢锐韬分别亲了毛衍七一下,打电话叫了孙笑川一声爸爸,以及,在周延脸上画了个乌龟。
哇他居然没被打死。一边围观的王昊表示都惊了。
“大冒险吧。”肖佳无奈啊,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后台地板里,而人好像早有预谋,想都没多想就提出来了要求:“这样吧,给喜欢的人表白怎么样?”
???????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肖佳还没来得及咽下的一口矿泉水差点喷出来,男孩冲人一挤眼显得狡猾极了:愿赌服输,亲。
“哇不是等等,你喜欢谁的哦我都不知道。”谢锐韬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来了这么一嗓子,引来大家的视线。
得,一票人都聚过来了,这事不说不行了是吧。
喜欢的人,当然是有的。Jony J把矿泉水瓶往桌上一搁长出口气,颇有要讲一个荡气回肠,声泪俱下爱情故事的气势。
当然,他是想将这事埋在心里,让它不见天日的。
肖佳喜欢胡雪松。故事刚开头,众人就回了诗人一个白眼并报之以最热烈的不屑。
如果这都没看出来,他们要不是瞎了就是被肖佳闪瞎了。每一次和鬼卞一起的演出他都会将鬼老师的一言一行收入眼底,如果视线对上了还会回一个笑容。
这个多情便利店怕不是倒闭了。谢锐韬看着好友觉得这人真是没救了。
本来已经放在桌上的水瓶被拎起来灌了一口掩饰诗人一脸尴尬。
妈蛋谁特么知道自己表现得这么不矜持。
“诶诶诶别打岔,表白啊表白啊。”不知道是哪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在那喊,肖佳白过去一眼把喝光的矿泉水瓶子当啤酒罐往地上一砸。
表白就表白嘛,谁怕谁嘛。
他借了周延的手机,深吸口气拨通了心里早就烂熟的电话号码。胡雪松接了,声音却比以往更低更哑,带着掩饰不了的鼻音,诗人正要表示关心,对方却说上课然后匆匆将电话挂掉。直到忙音都响了快十秒,他才从发愣的状态中被拽回来,肖佳将电话还给人,突然就松了一口气:看吧人在上课换个要求换个要求。
毛衍七笑得不怀好意:没关系,等会Gai爷和Bridge要订回重庆的票,让他们带你一个就行,记得直播表白过程哦亲。
肖佳:……欺负这次是南京这边音乐节我不用回家的是吧。
胡雪松的脸还烫着,他对肖佳撒了个谎,其实他没有在上课,而是因为感冒发烧请假在家里,正准备看看微博粉丝发的私信就睡电话就打了过来,本来就在发烧的他似乎脑袋又糊成了一锅粥,他慌慌张张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挂了电话,把自己往被子里团了团,任凭乱七八糟的思绪要冲破薄薄一层皮肤跳出来。
胡雪松的心里有个秘密沤烂了变成花泥,上面长出来根豆芽精。
鬼知道他是多久开始喜欢的肖佳,他将一切责任全部推到1v1那次挑选对手时人对对直直投过来的视线,以及一个标志性的微笑。胡雪松承认,那一瞬间他的心脏突然就偷偷跳快了两拍
虽然之前也很喜欢他胡雪松关了视频,对于采访时的那句话磨了磨牙。
“觉得谁是冠军?”
“Jony J嘛”
“为什么呢?”
“有冠军相啊。”那时候的鬼卞笑得无遮无拦,现在的胡雪松想起却懊恼为什么要说得那么直接。
好像这样所有人都会知道自己喜欢他,喜欢肖佳。脑袋里一团糟,根本没法正常思考,胡老师叹了口气,把脸埋进枕头一阵乱拱。
刚刚电话那头的人应该有什么话要告诉自己,不然也不会用周延的电话。管他呢,睡够再说,伤病员就不要瞎几把乱想。
几小时后,他被手机铃声吵醒,不用听也知道,他做贼心虚地给肖佳搞了个特别的提示音,踌躇老半天胡雪松决定接通,刚“喂”了一声,对方就出了声,还带着笑意。
“老师,我想跟你打个赌,你输了就和我在一起好不好?”肖佳的声音刻意压低,带着平日说话的软言软语,莫名激起胡雪松一身鸡皮疙瘩,教师咳嗽了老半天哑着嗓子回答:“好啊,先告诉我赌什么?”
他大概是又发烧了,脸烫的快可以冒烟了。他咬咬唇,等待下文。诗人低低笑起,两人突然就都不说话了,只剩呼吸顺着电流传播开,气氛暧昧得要命,肖佳开了口。
“我赌,我会喜欢你。”
“这个赌不公平嘛……我怎么觉得再怎么都是我亏嘛。”胡雪松嘀咕,人笑出了声,接下来的话就不偏不倚,端端正正刺进年轻老师的心脏,几乎一瞬间就让他还没消去热度的脸更加烫起来。
“是呀挺不公平,谁叫我本来就喜欢你。”
“……你赢了。”胡雪松支支吾吾,声音小得他自己都听不见,话音都没落,就听见门铃一通狂响。
“那你把门开一下,我们好商量怎么履约。”电话那头来了这么一句。
——————————————————————
老师:wowjhzuwoajhahauqioq怎么就来了故意的吧。
门外直播全程的Gai爷深藏功与名bu。

评论
热度 ( 40 )

© 砚清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