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清浮生

一条咸鱼,口不择言,outspoken。

#关于养娃【威红】

-about我们亲爱的Monstrance。
-仍旧私心打爸妈tag

在她的记忆模块里装着一声龙吟,以及一个机体撕心裂肺的尖叫。
她是这个时候从育婴室被甩出来的。认真的,从高空摔下去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冷冽的空气直直灌入她机体的每一个部分,噢炉渣的,她还没有扫描伪装模式,她会摔死的。
Monstrance一直这么想。直到她被稳稳接住。
“Ratchet,我接住她了,打开环路桥。”不同于她父亲的声音,对方的声音低沉且有磁性,好听到像是Soundwave每个晚上播放的摇篮曲。
这一天对于她来说实在发生了太多,没有来得及回应一个字母,白色的幼生体已经睡了过去。

“Optimus,你不能留她下来,你应该将她送回去,听着,基地已经容不下这个幼生体了好吗?她是霸天虎!是Megatron的孩子!我知道我们为了Valiancy签了停战协约,但这不是永久的……嘿!你在听我说话吗!”Monstrance再醒过来时到了她不熟知的地方,而她被小心护在高大的红蓝机体怀中,抱着自己的正和眼前的机说些什么,而注意到自己醒来,那个机体只微微笑起来,扶住自己开了口。
“小家伙,欢迎来到Autobots,我是Optimus,这位是Ratchet,我想,你会和我们一起生活一段时间?”
“Optimus!!!!!!!!!”
于是她就这么被留了下来,她跟在Arcee身后寸步不离,而这个蓝色的漂亮小摩托也很喜欢Monstrance,她们一起充电,一起啃能量块,一起看Miko推荐的狗血碳基剧,每天偶尔她也会和Bumblebee打打游戏,跟Wheeljack学习剑术,那个大个子总会笑着夸她天赋不错。
当然了,她可是领袖卫队最年轻的成员!幼生体一剑戳中Bulkhead手里拎着的布包得意洋洋。
当然偶尔也会闯祸。这个时候她只需要冲要发火的Ratchet可怜巴巴眨眨光学镜求求情,Optimus总会护着她的。
普神呐,这个基地要完了。Ratchet说着要把她丢出去手上却忙着替小姑娘将撞坏的门翼重新装回去。“疼不疼?疼就哭出来,没人会嘲笑你,kid。”医官的责备里难免带上担忧,Monstrance摇摇头带着颤音:“不,不疼doc,谢谢。”
看吧,活该整个基地的机都喜欢她。
Monstrance是在爱和欢笑里长大的,她以为她就是Autobots的一员,而不是作为Decepticons该去征战四方君临天下。
于是她扫描了汽车作为伪装形态。一辆Lykan Hypersport。说真的,美极了。除了比Bumblebee高了那么点外。她想着,笑出了声,将Arcee抱起来转了个圈。

直到她遇见Valiancy,她的“兄长”。
“sis,跟我回家吧,dad还有mum很想你。”Decepticon身后的旋翼有些不安地抖动,她只嗤笑一声露出小虎牙,右臂切换形态直直冲着眼前的阿帕奇挥砍:“Decepticon,别谎话连天的,你只是想放下我的警惕,不是么,我明白你的小伎俩。”
“不是的!”Valiancy没有还击,只是慌慌后退急忙解释,他们就这么直接缠斗在一起。
“好了,停手吧!”白色跑车被红蓝机体挡在身后,看着她的神情莫名严肃,“Monstrance,跟你哥哥回去。”
“Prime?”Monstrance愣在那里,Valiancy也是,Optimus苦笑一声揉了揉小姑娘的头雕小角,像是往常安抚闹脾气的她一样:“你是Decepticons,孩子,只是我一时自私没有第一时间将你送还给Megatron,你该回去了,会不会怨我?”
“不,不会。”小姑娘感觉清理液有要泄露的感觉,慌忙将它闭上,她摇了摇头,声音有些颤抖:“相反的,我很感谢Prime您没有当年把我送回去,我的记忆模块里对于Decepticons的记忆很模糊,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父亲来看。”
“这就对了。”Optimus冲她笑笑,就像他们重见面时一样,领袖后退两步朝小姑娘挥了挥手:“欢迎随时再回来,Valiancy,你也是,Bumblebee还想和你打完上次没有分出胜负的游戏。”
“替我向你们的父母问好。”白色的莱肯和阿帕奇离开了,只有领袖还立在原地这么来了一句,显得落寞得要命。

“我们该回家了!”Valiancy的声音里带着雀跃,Monstrance没有接他的茬,只是用最大的速度冲进了环陆桥:“喂!你那么慢吞吞的是要dad和mum等急吗?白痴哥哥?”
“……等等你叫我什么?”
“brother……”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砚清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