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清浮生

一条咸鱼,口不择言,outspoken。

#关于养娃【威红】

—大半夜的咱们悄悄来。

Starscream最近CPU有点堵,Monstrance和Valiancy一天到晚起码要打八遍架,原因很简单,无非是在吵Cybertron所有机里谁最厉害,在打了第三十次后两个熊孩子一致得出结论。
他们的爹,Megatron,赛博屯最厉害没有之一没有商量没有反对意见。
f**k Megatron,明明你们两个的妈最厉害!空军指挥官气得一边叨叨一边一脚踹上了指挥台。
然后被蹭下了一层漆。
再然后他就进了医疗舱。
“很狼狈不是么,Starscream。”机翼被抚过,被叫到的机觉得他如果是碳基化了一定会起一身鸡皮疙瘩,空军指挥官懒得和上司争只懒懒散散趴着没有哆哆嗦嗦地说些恭维话。
“听说你告诉Valiancy还有Monstrance你才是最厉害的?”破坏大帝芯情颇好没去计较,只凑到自家指挥官接收器边来了这么一句,果不其然,就看见他的小飞机慌慌张张地解释,一个小谎言编的圆滑有技巧,如果不是Megatron听过这段录音他都信了。
报应号主人单臂撑在Starscream身侧俯身咬上了他唇上敏感的软金属吸吮厮磨,发声器因为机体温度升高稍稍有些卡顿低沉。
“老实说star,有些地方你确实厉害极了,比如撩拨我这方面。”
——————————————————
第二天赶来检查的Knockout有点绝望地发现Starscream的身上多了新添的划痕。
光学镜该换换了。
医官沉默地帮上司抛了光这么告诉自己。

评论
热度 ( 35 )

© 砚清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