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清浮生

一条咸鱼,口不择言,outspoken。

#红酒那个混蛋【酒排】

—党费在此。
—我迟早要写他们俩的车!
—牛排受着多好嘻嘻嘻。

那个混蛋,光是看着就让人火大。
牛排不止一次和他的御侍这样表示过。青年寡言好战,平日里却沉稳居多,却在提到“那家伙”时喋喋不休地可以抱怨一大堆。无非是看不惯对方傲慢的态度以及比自己稍稍高超些许的剑术罢了。
可他身为战士,崇尚力量且脾气火爆,亦如他火红的发色。
“那家伙”是指红酒。
这是所有人在召唤出红酒的那一天明白的,作为连携技的另一方,牛排被叫到去带新的飨灵参观餐厅,红发青年的表情明显一僵,端着盘子的手松劲差点砸到自己的脚。
小心!御侍的话还没出口,黑发飨灵稳稳接住瓷器起身将它递回去,牛排绷着脸别别扭扭还没将多谢说出来,面前人只优优雅雅朝他吐出两个字:“蠢货。”
一厘米的差距本来可以忽略不计,可黑发者偏偏用这一厘米看出了俯视的意味,牛排侧颊的肌肉紧了紧,端着的盘子直接碎掉。而对方对于人冒冒失失揪住自己衣领的手只淡然处置,捉住战士的手腕将它拉开,在经过唇部时他探舌掠过了牛排渗血的指尖:“汝还是这般冲动,牛排。”
说罢撂给众人一个潇洒极的背影,和脸红到耳朵尖的牛排。
捂住米饭眼睛的御侍:噫——

牛排讨厌极了红酒。
他们约出去打了一架,归来时伤痕累累。米饭眼睛尖,拽了拽梅子茶泡饭的衣角问牛排先生的嘴怎么肿了呀,收到一记来自牛排眼刀的女子抖了一下,告诉单纯的孩子说红酒先生作弊,往他脸上喷辣椒水。小家伙信以为真,抱着小木勺蹬蹬蹬跑去找到红酒义正言辞的说不准欺负牛排先生。
可怜了小馄饨的饨魂,被失了优雅的红酒喷到一身酒,委屈巴巴找主人要亲亲抱抱。

牛排和红酒的关系一点都不好,这是米饭都明白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要让他们一起出战呢。搜集食材的路上,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奇怪气氛,米饭百思不得其解。
墮神的袭击来的措手不及,怪物一声嚎叫触手裹挟着浓厚腥气抽向红酒的后背,速度快到几乎没能来得及打断,牛奶将治疗掼上他头顶的动作还没完成,牛排动了。
黑发飨灵伸出手扶住青年倒下的身体推至后方,饮下杯中酒液后剑重新出鞘,黑色剑气携带杀意将暴食的身体一分为二,末了,他敛目看着地上蠕动的两团烂肉冷嗤一声,手腕翻转甩掉刃上污物:“余的人,也是你们能动的?”
他大概是生气了,撇下还没反应过来的一干人等离开了沉风密林。
再一次捂住米饭眼睛的御侍:噫——你们城里人谈恋爱。

冰场里,牛排费劲地睁眼环顾了一圈四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已经被辅助系的飨灵治好,只是新鲜度还没有达到可以出阵的程度,于是他杵着剑盘膝坐下来,捶了捶略显酸痛的肩。
好累啊,等会去泡个澡吧。
他这么想着,面前暗下来一块,抬头,红酒收去了笑容正看着自己,青年有些难为情想扭过脸,下颚却被扼住,紧接着他唇上一痛,红酒俯身狠狠咬上他的下唇,鲜血淋漓,接着舌尖探入他口中攫取津液满满霸道意味。
这人……牛排火起,想起身却被按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别动。”黑发飨灵声音低沉,隐约含着怒气,“明知那一击对余并无威胁,还要冒冒失失冲上来?”
“下意识罢了。”青年嗤一声摆脱桎梏别开视线,惹来身上人一声轻笑,微凉指尖自他头顶双角滑下,沿着面颊到他的脖颈,再至裸露的腹部,调情意味颇浓:“下意识么?”
“你要干什么……!”

红酒这个混蛋!
牛排小心翼翼拉了拉披风领子遮住颈侧的红痕在心里把黑发的飨灵拿剑捅了十二个窟窿,米饭被他的低气压吓得揪住牛奶的衣角,好半天才小小声儿问:“,牛排先生是不是很讨厌红酒先生呀?”
被问到的人怔了怔,半晌才揉了揉忧心忡忡的小姑娘脑袋。
“不会,相反的,他很喜欢红酒哦。”
所以是混蛋吧!红发青年愤愤地吐槽,被人拉怀里亲了亲角尖。

评论 ( 21 )
热度 ( 193 )

© 砚清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