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清浮生

一条咸鱼,口不择言,outspoken。

#劫【少暗】

—少暗真他妈好吃。
—梗源自跟自家大师上皮玩作死瞎几把撩。
—他一个佛门弟子一天到晚把我撩得面红耳赤。
—少林:赑屃  暗香:冯越

你渡我?
我渡你。
可笑,你渡我什么。
渡你情劫。

一身紫衣的刺客闻言嗤笑,匕首捎带绛紫寒光倏忽凑近抵上眼前那和尚脖颈,眼中阴翳不加掩饰。
“我的情劫,不需你管。”
“如何不管?”男人不动如山语调平静,深邃眸子直直迎上冯越眼睛,抬手轻轻推开那把早失了力气的凶器,抬手立掌于身前念了声佛,“阿弥陀佛,除了贫僧,怕是无人可渡施主。”
“你……!”
冯越的脸让这话烧了个通红,下一秒却被搂住腰抵在墙上,欲要挣扎的动作也被扣住手腕拉至头顶,眼前是无悲无喜的表情,却被放大了数倍,唇让什么占住,齿关被撬开,舌尖纠缠。
他几乎软了腿,没有顺着墙滑下只因为腰被牢牢固住,耳边嗡嗡响起什么他听不清,只隐约有一句:“贫僧,心悦施主已久了。”
完蛋。
冯越猛的一闭眼。
让吃得死死的了。
他解开围巾,抬臂环上那和尚脖颈,踮脚凑近人耳畔放轻了声音。
“如若这般,我心甘情愿。”

于是不久之后,冯越身边多了个名叫赑屃的少林弟子。
刺客总立在前方,厮杀时或隐或现,而他身后的人,法杖杵地,手持佛珠念诵超度经文,声音低沉安稳。
“你只管在前,我替你超度众生。”
“瞎掰,你只能渡我。”
冯越一瘪嘴,拽住那和尚的衣襟迫他低头,泄愤似的咬上那和尚的唇。
小野猫似的。
赑屃忍了笑,仍旧是副没有起伏的表情,却掩不住眼里满溢的宠溺。

“喂和尚,陪我去跳鸡鸣寺塔。”他经常被那和尚含笑的眼睛惹得耳尖发烫,随手就找个借口,要么去鸡鸣寺要么去金顶,一点新意都没有,而那人从未拆穿,只温声应下。
“好。”
然而从来没陪过,永远都是赑屃直接捞起冯越的腰抱着他驭轻功上去。
高处不胜寒,他裹得严严实实,外边儿却还罩了一层,和尚的。
明明是借吹风来转移话题的,结果耳尖更烫了怎么回事。
赑屃的心跳混着体温传过来,冯越缩了缩脑袋。
渡什么渡。
这混蛋和尚明明可着劲儿地耍流氓呢。
“在想什么。”落地落得心惊肉跳,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耳垂让人捏了捏,冯越一愣,转念却露出个颇狡黠的笑,转身搂住那和尚脖颈踮脚凑近过去:“在想怎么睡你。”
哎呀,这反应真好玩儿。
赑屃明显一愣,小刺客笑得得意,活像个得了糖的小孩子。
只是得意了大概没有三秒。
一阵天旋地转,他被扛上那和尚的肩往某个地方走,冯越脑袋发涨只得捶着赑屃的背大喊。
“秃驴!你要带我去哪?!”
“不是说要睡我?自然要找地方。”
“你能不能学学你的同门正经一点!!!”
“遇见施主之前,贫僧比他们正经。”
“滚……!”

评论 ( 8 )
热度 ( 69 )
  1. Kirin砚清浮生 转载了此文字
  2. Kirin砚清浮生 转载了此文字

© 砚清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